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百科 > 第276章 陆暻年被拘捕! 正文

第276章 陆暻年被拘捕!

[百科] 时间:2023-03-22 04:16:06 来源:饱谙世故网 作者:热点 点击:177次
    这人呐,第章有一种很奇怪的陆暻心理,什么都不知道的年被%E6%B7%98%E5%AE%9D%E8%90%A5%E9%94%80%E5%AE%9D%E4%B8%80%E7%9B%B4%E5%8F%91%E7%9F%AD%E4%BF%A1%E9%80%9A%E7%9F%A5%E2%9C%94%EF%B8%8F%E3%80%90%E9%A3%9E%E6%9C%BA-%E3%80%8B%20%40sms10666%E3%80%91%E4%B8%93%E4%B8%9A%E6%B7%98%E5%AE%9D%E8%90%A5%E9%94%80%E5%AE%9D%E4%B8%80%E7%9B%B4%E5%8F%91%E7%9F%AD%E4%BF%A1%E9%80%9A%E7%9F%A5%E5%8F%91%E9%80%81%E6%B8%A0%E9%81%93%E2%9C%94%EF%B8%8F时候,好着急。拘捕可是第章陆暻年跟我说了事情之后,我就更着急了。陆暻

    满心忐忑的年被等着对方什么时候发难。

    最后还是拘捕陆暻年吓唬我说:“你在这么咋咋呼呼,夜不能寐的第章,我就把你跟孩子先送走。陆暻”

    好吧,年被好吧。拘捕

    我给自己喘口气的第章机会,让自己不要抱着‘时刻准备着’的陆暻心思。

    渐渐的年被放下心来。

    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从夏到冬,贺莲城一直没有动手,也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连回到本市都不曾。我生出侥幸的心理,说不定贺莲城是知道了自己不是陆暻年的对手,所以他放手了呢,也有可能是他良心发现,什么都不做了呢。

    陆暻年自然是压得很稳的,这一年下来,am集团业绩在业内业外都屡创佳绩,到年终的时候,陆暻年只是业内的论坛颁奖晚会就参加个不停。

    我跟孩子在家里看着电视上云淡风轻,睿智儒雅的男人,都会在心中生出丝丝的满足感。

    毕竟这样的男人是我的丈夫,是孩子们的父亲,这实在是令人欣喜的事情。

    孩子们慢慢长大,懂的事情也变的多起来,女儿会问我,“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家里都有爸爸妈妈的婚纱照,你跟爸爸却没有?”

    这成了女儿这几个月来的口头禅。

    不仅问我,还问陆暻年。

    陆暻年偶尔会跟我开玩笑,说有一种被女儿逼婚的感觉。

    小姑娘对婚礼婚纱渐渐的%E6%B7%98%E5%AE%9D%E8%90%A5%E9%94%80%E5%AE%9D%E4%B8%80%E7%9B%B4%E5%8F%91%E7%9F%AD%E4%BF%A1%E9%80%9A%E7%9F%A5%E2%9C%94%EF%B8%8F%E3%80%90%E9%A3%9E%E6%9C%BA-%E3%80%8B%20%40sms10666%E3%80%91%E4%B8%93%E4%B8%9A%E6%B7%98%E5%AE%9D%E8%90%A5%E9%94%80%E5%AE%9D%E4%B8%80%E7%9B%B4%E5%8F%91%E7%9F%AD%E4%BF%A1%E9%80%9A%E7%9F%A5%E5%8F%91%E9%80%81%E6%B8%A0%E9%81%93%E2%9C%94%EF%B8%8F有了自己的憧憬,而且现在的小朋友也跟我们小的时候不同,他们经常有小朋友在家里举行生日会,邀请两个孩子去,我先开始怕孩子去别人家里失礼,所以仔仔细细的跟孩子教了一套去别人家应该做的事情。

    后来他们去的次数多了,反倒变的比在家里的时候更有礼貌一些,我这颗心才算是渐渐放下。

    毕竟孩子们在外面就是父母的镜子,我不想让孩子招人反感。

    他们去别人家,不可避免的就是要看到别人家的陈设,婚纱照就成了不能忽视的东西。毕竟现在在卧室里挂着结婚照的家庭不在少数。

    儿子大咧咧的,倒是没有什么表示。

    反倒是女儿,每次回来都要问我们一句,陆暻年总是说,“我跟妈妈没有拍照就是在等着惜惜你啊,没有你的照片,拍出来只有爸爸妈妈,有什么意思。”

    孩子已经长大了,哪里会被这样的话唬住,所以还是不厌其烦的再说这个话。

    陆暻年跟我都有些头疼。

    陆暻年没办法,就说今年年假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腾出时间来,再怎么着都要先把婚纱照给拍了,要不然孩子这样催促,可真是让人受不了。

    我只是点头说好。

    陆暻年被他这个女儿制的死死的,我有时候倒是瞒像是个旁观者。

    年底是所有企业最忙的时候,am集团当然也不例外。

    我的小小咖啡馆开了几个月,虽然不是****爆满,热火朝天,但是每个月都还是会有一些的结余。已经开始挣钱,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满足。

    再者说,咖啡馆这样的买卖,也真的没办法做到跟那些热门的火锅店一样,每天都是顾客盈门,排队排出三里地去。

    小生意,有小生意的做法。

    日子这么慢慢过,我似乎也淡忘了曾经的陆暻年所说过的那些事情。

    只是,变故可能就在一线之间。

    接到纪清的电话说am集团来了警察,拿着逮捕令要对陆暻年实施抓捕的时候,我的脑袋在那一瞬间都是空白的。

    “你说什么?”我哑着声音又问了一遍。

    纪清都快急哭了,还不得不压低了声音说:“来了几个警察,说是国际刑警,怀疑boss参与跨国的洗黑钱集团以及地下钱庄的运营,这就要带走boss。”

    洗黑钱。

    地下钱庄。

    这些字眼儿,对我来说当然是陌生的。

    我脑中快速的将之前陆暻年跟我说过的那些话都过了一遍,陆暻年说贺莲城私下转移了公司的一笔钱,将来可能还有更多。

    这样的挪用公款,如果是为了公报私囊,那么最后查出来,贺莲城就会卷铺盖离开公司,并且要偿还所有的公款。

    如果贺莲城的心更狠一点,在董事会的时候,诬蔑这些钱是陆暻年要求私藏的,那么陆暻年可以报警,让警方来介入调查,这样贺莲城得到的结果,就会比之前的赔钱离开更加的严苛,毕竟,有警方的介入,贺莲城跑不掉的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两个方案,我都是知道的,并且在开头的那几个月,时刻的准备着。

    只是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事情的发展远远不是那么简单,贺莲城显然不仅仅满足于在董事会诬蔑陆暻年,而是他想直接毁了陆暻年。

    这样的罪名,扣在陆暻年头上。

    还在此时陆暻年刚刚拿到年度最佳风云人物奖的同时,如果最后不能完美的翻转,那么未来的一切都会改变。

    我心慌的手都开始抖。

    只是毕竟之前陆暻年已经跟我说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虽然比陆暻年说的要严重很多,可到底我不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

    我跟纪清说:“如果他被带走,你一定要告诉他一声,我很好。”

    纪清哭着答应了。

    有时候人真的是有一种潜能的。

    之前我战战兢兢,惶惶不可终日,事情还没有来,就像是被吓怕了的样子,陆暻年说过好几次,如果我在这样,他以后就什么抖不跟我说了。

    可是当事情真的到来的时候,我竟然出奇的冷静。

    当初跟陆暻年商量过的,如果贺莲城反扑,那么我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保证孩子的安全,这是我跟陆暻年的命脉,不能松,半点都不能出问题。

    我从咖啡馆出来,自己开车去了两个孩子的幼儿园,途中我给邱逸远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让他来接孩子。

    这个时候陆暻年那里的消息还没有透出来,幼儿园的老师对我都还是很客气的,我给两个孩子请了假,说要带他们去度假。

    年底了,外出度假的家庭很多,所以老师们都没有多说,很痛快的给我批了假条。

    从幼儿园出来,家里那边赶过来的保镖也到了。

    我直接拉着孩子去了机场。

    邱逸远还没那么快来,我就跟孩子在机场的贵宾室里等着。

    孩子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听我说要让他们离开,都有些闷闷不乐。

    我强压着心中的情绪,很耐心温和的跟他们说:“你们檬姨有了小宝宝,她最近身体不好,饭也吃不下去,你们都是小天使,去了帮妈妈照顾照顾檬姨。妈妈这边还要照顾爸爸,走不开,可是如果檬姨身体不舒服,妈妈也实在放心不下。”

    佟伊檬在一周前给我来了电话说她怀孕了。

    不是自然受孕的,是人工受孕。她的身体想要自然怀孕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这一年,佟伊檬悄悄的已经做了几次人工受孕,终于在最近成功了。

    我当然是开心的不行,但是佟伊檬自己也说,她的身体状况不好,医生说孩子能着床成功,但是后期的发育还是不容乐观。

    这个时候,其实是最不该去麻烦佟伊檬的时候。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巧,全部赶在了一起。

    孩子们还算懂事,虽然对要离开,很有些排斥,但是说起佟伊檬,孩子们还是顺从了下来。嘟着嘴再三要我保证会尽快接他们回来。

    我到这个时候是真的感激陆暻年的教育理念,孩子虽然这半年没跟着我们出过远门的,但是有时间,陆暻年还是愿意带他们出去玩玩,对同学的邀请,我们都是很赞同孩子多出去看看的。

    所以到现在,孩子虽然不愿意,但是却也不害怕。

    要是他们从来都没有出去过,恐怕这会儿我怎么说都是没用的。

    非常的时候,当然也不可避免非常的手段,只是孩子要是能自愿,这当然是最好的事情。

    邱逸远那边的飞机来的很快。

    傍晚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本市。我没想到的是,佟伊檬也跟着过来了。

    我看到她,就气血上涌,“你来干什么,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未满三个月,这么跑来跑去的出了问题可怎么办?”

    佟伊檬脸上还是带着笑的,能成功怀上孩子,对她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赐。

    “我知道,我很小心的,你看阿远那个脸,你就别在说我了。”

    邱逸远的脸色实在不怎么好看。

    估计心里也是不认同佟伊檬来的。

    佟伊檬跟孩子的感情可比邱逸远要深厚的多,佟伊檬摸着肚子对孩子们说:“姨姨现在有了小宝宝,你们去陪陪我跟小宝宝好不好?到时候小宝宝生出来,就会跟心肝宝贝一样的可爱。”

    女儿小手很轻的摸佟伊檬的肚子。

    “真的是小宝宝吗?”她有点好奇。

    佟伊檬点头,女儿点点头笑眯眯很开心的样子。

    我心里跟着了火似的,想要知道外面陆暻年的情况,可是孩子面前,我还必须表现的云淡风轻的,孩子都敏感的很,如果能感受到我的焦急,恐怕就不会愿意走了。

    我跟佟伊檬你来我往的跟两个孩子说了半天,两个孩子才勉强同意离开本市去新加坡陪陪佟伊檬。

    就是口头上答应了,真的上飞机的时候还是哭了一鼻子。

    这种时候,孩子的哭简直能让人心中揪痛,真的是很难受很难受。

    将孩子跟佟伊檬先送上飞机,邱逸远问我说:“嫂子,我要不要留下来?”

    我摇摇头。

    这事情现在邱逸远帮不上忙不说,再者,“你现在帮我们看好孩子,照顾好檬檬,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能让孩子安全,就是最大的帮忙。

    要是邱逸远留下来,佟伊檬现在这个情况带着孩子在新加坡,我还真的不放心。

    邱逸远说:“那行,我回去。大陆的事情,我真的也插不上多少手,嫂子可以直接联系彭震,他背景深,在国内,他能解决的事情多。”

    这话说的对。

    咱们的国情问题,像邱逸远这样的新加坡华人还真的帮不了太多的忙,彭震则不同,那就是背景深厚的土霸王。

    我明白邱逸远的意思。

    然后目送他们的飞机离开本市。

    看到飞机离开,我转身就往机场外跑。

    实在是放心不下陆暻年。

    机场的大厅里,三米高的大屏幕已经在播放陆暻年被拘捕的新闻,这件事情在我跟孩子待在贵宾厅里的几个小时内,就开始发酵,现在已经满城风雨,尽人皆知了。

    我心脏突突的跳,为陆暻年担心的同时,又觉得庆幸,还好孩子在这一切都发生之前就被我带离了。

    现在孝子的世界其实跟家长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被两个那么崇拜父亲的孩子知道陆暻年被警察抓走了的事实之后,孩子的心中会生出什么样的阴影。

    同时,如果身边的所有人都对他们报以异样的目光的时候,孩子又要怎么去面对。

    耳边都是播音员对陆暻年有可能犯下的罪行的描述,说的都很严重,这是国内媒体的习惯,在一个人春风得意高高在上的时候,恨不能将此人捧为天神。

    但是一旦出现丑闻,尤其是这种跟国家机关之间的问题。

    那么就会在瞬间,由云端落入地狱,什么罪名都能说出来,恨不能将此人拉出来由全民批斗。

    风气如此,难以改变。

    坐上车,我头疼的厉害,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前面坐着的保镖看着我,一脸的担心,“夫人?”

    我揉揉太阳穴,“我没事。”

    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倒下。

    保镖问:“咱们去哪里?”

    “去集团。”

    今晚的am集团注定是个不眠夜,我到的时候,整个顶楼的人都在,唯有陆暻年已经被警方带走。

    我看着大家眼中的迷茫跟担忧,劝导着:“相信我,这件事情最终会妥善解决的,你们应该对他有这个信心。”

    我想是我眼中的坚毅让大家放心。

    有好几个人都大声喊着,“对!boss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我们应该相信他!”

    大家都群情激奋,我觉得这样也不是很好,“你们都下班了,没必要在留在公司。放心,事情没有那么糟糕,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一切都维持正常,不能让别有用心的人在这个时候有机可乘。”

    “三婶说的没错。”

    陆驹这时候从电梯离走出来,他第一次对我说出‘三婶’这样的称呼,我有些反映不过来。

    陆驹站在我旁边,“这件事情之前三叔已经做了安排,现在的情况,不过就是为了揪出集团离的内鬼,大家这个时候一定要保持克制跟冷静,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能自乱阵脚。”

    有了我跟陆驹的联合声明,大家都情绪舒缓下来,准备下班。

    这些人都是集团最精英的骨干,只要他们不乱,集团的内部就不会乱。

    等这些人走了,我跟陆驹一起进了陆暻年的办公室。

    可能是那些警官对这里进行了搜查,一切都保持着凌乱的状态,让我看着就心酸。

    我默默的开始收拾丢落在地上的文件夹。

    袁圆是跟着陆驹一起进来的,她冲着陆驹说:“真的吗?之前你三叔真的跟你说过事情的真相吗?”

    陆驹眼睛看着我,“并没有,但是我知道,他不会那么容易倒下,而且那些脏事,他不可能去做。”

    我抱着文件站直了腰。

    看着陆驹的眼睛,说实话,现在的陆驹真的跟从前的他判若两人,大概事业的起起落落,顾佳芸的死,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刺激。

    让他慢慢的变成一个男人的样子。

    我心中纠结,要不要相信陆驹。

    这并不是一个好下的决定,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陆驹其实是陆暻年最大的竞争对手,陆暻年出了事情,陆驹是最大的受益者。

    当然,如果狭义的看,是这么回事。

    但是如今的事情是贺莲城的反扑,站在更高的角度来说,现在其实是整个am集团的危机。

    问题是,陆驹他会明白这些吗?

    我到底要不要赌!

    我心中千万条念头闪过,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赌!

    我跟陆驹一五一十的说了我知道的事情,关于贺莲城,关于钱。

    陆驹很久都没有说话,袁圆倒是气愤的不行,“我早就看那家伙不是好东西,当年只是嘴贱,现在彻底人都贱了。”

    相比于袁圆的外放,陆驹倒是沉默很多。

    良久才说了一句,“如果这一切都是有人计划好的,那么明早开市,am集团的股价必然大跌,到时候他们趁机大批买入,然后强势入驻am集团,事情就彻底变了性质。到时候不仅三叔百口莫辩,恐怕这集团都要换个姓了。”

    “这怎么可能!”袁圆叫起来。

    陆驹说:“怎么不可能,照着刚才的说话,这些人筹划这件事情最少都有一年的时间,他们花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有心思,什么事情不可能?”

(责任编辑:休闲)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